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

  “如果说风险,从公司的角度来说,几乎所有方面都可能存在大风险;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最大的风险就是创始人是否靠谱。”一位投资人指出,“其中就包括对项目能否吃透、有无韧性、能否带团队、能否持续创新等等方面。而人品问题是最基本的问题,如果创始人太年轻,一下拿到的钱太多,抵不住诱惑,那就存在很大风险。”

  日前,共享单车企业接连被曝出内部贪腐事件、空空狐创始人被指挪用公司资金个人消费、95后神奇百货CEO被指侵吞公款等事件引发公众关注,初创公司风险控制、数据造假、内部贪腐等问题显现。对于这一现象,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创始人“不靠谱”是多位投资人最担心的问题,初创企业由于内部管理不成熟更容易遇到上述问题,而投资人也会尽量避免问题的出现。不过,一些非主观性的问题有时难以避免,创业者还是需要积累更多经验。

  去年,神奇百货公司数据造假问题被炒得沸沸扬扬。1998年出生的王恺歆拥有一段堪称传奇的人生经历。她16岁辍学创业,成立垂直电商“神奇百货”,去年参加BTV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当场被5个资本大佬争相投资,拿到1500万的A轮投资款,公司估值过亿。

  不过,仅100天后,神奇百货就被曝“破产”,并被曝出数据造假欺骗投资者。有媒体对她的报道中提到,王恺歆在月成交额和注册用户数量等方面欺骗投资者,给投资者报告的数据是“几百万”月成交额,但员工反映却只有几十万;一直向外界声称有60万注册用户,但截止到3月底,实际注册用户不到30万;宣称的100多家供货商实际上连10家都不到等。

  另外,创业邦在《曝95后神奇百货CEO侵吞公款600万!现已被投资人列入死亡名单!》一文中还提到,公司账目不清,所有上报的财务报表均为假账,均经过王凯歆之手亲自造假,在平安银行基本户记录中王凯歆个人挪用公款额度高达近 600 万元人民币,均为其个人花销及开支,后续其近10人助理身上的接近100万元人民币支出也用于支付其住酒店、娱乐及购物花销。

  面对接连爆料,被媒体称为王凯歆创业导师、著名投资人林劲峰否认了挪用资金一说,他称,“项目停止是真,但王凯歆没有任何挪用资金”。他称,去以色列旅游是他掏的钱,不是神奇百货公司的资金;同时公司有代记账的专业财务公司,所以支出基本符合规范。不过数据造假欺骗投资者等问题林劲峰则没有答复。

  非上市公司的数据并不必向公众公开,因此存在很大的不透明性。实际上,就连投资人想要知道公司的真实运营数据也十分困难。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表示,“数据造假无非是为了让数据好看一点,让投资人放心,后续的打款更顺利些,因为有些款项可能不是一步到位的,或者为下一轮融资做准备。实际上投资人平时不太参与公司的运营,数据来源也都是创始人的报告,一旦创始人不说实话,那的确很难一下找出来问题。”但数据造假带来的损失很大,他表示:“这涉及到公司的贪腐问题,在这方面投资方主要是怕各个财务数据造假,资金不规范地流失。那对公司和投资人来说是一种双输。”

  那么如何避免这方面的问题呢?投资人李开复曾表示:“大一点的项目要靠尽调,用各种方式去拿到真实的数据;小一点的项目是对人的尽调,对行业的尽调。”上述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表示:“投资主要是投资人,所以调查数据不如事先对创始人的人品有全面的了解。另外,如果真的存在比较严重的造假问题,那就可以用法律来约束了。”

  公司创始人挪用公司资金消费的事件也屡被曝出。前不久,二手平台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投资人周亚辉之间隔空“互撕”。周亚辉称余小丹“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面,就几十个人,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同时周亚辉指出这些钱中有部分并不是用于公司运营,而是用于余小丹个人消费,包括购买奢侈品服装、包、带男朋友出去旅游、用公司的钱给个人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用投资款给自己发奖金等等。

  在余小丹一一否认后,周亚辉还委托律师晒出了余小丹购买奢侈品的报销发票。这14张服饰发票或报销单图片显示,余小丹曾购买大量的奢饰品牌服装,总价款达20余万元,并经公司报销,部分报销单据中的经办人陈晓宇,正是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的助理。其中一张报销单据显示,为出席一次活动,余小丹最高曾花12万元买LV服饰,包括一个奢侈品包、三条围巾和两件衣服,最终由助理陈晓宇领款签章。

  作为投资人,周亚辉对余小丹很失望,他说:“一个89年的年轻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面,就几十个人,却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款,对自己的业务、管理没有一点点反思,面对投资人没有一点点羞愧(虽然投资人也不需要你这样,但亏光了这么多钱总会有些愧意这是人之常情),把全部责任都推到投资人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