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不法人员往往利用年轻人贪图成名的心理

  华商报讯(记者 卿荣波 佘欣)想找份工作,赚取生活费,没想到却陷入疑似“套路贷”,难以自拔。

  小王是陕北人,今年18岁,是西安一高校的学生。今年5月,她就计划着暑期不回家,在西安找份工作,为下学年赚点学费。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在网上找起了工作。

  在58同城上,小王看到了一家名为星耀影视的文化传播公司在招聘主播,她就投了份简历,“5月底,接到了这家公司的电话,让我去面试,面试很简单,自我介绍,才艺表演,就说我通过了。然后,公司说主播这工作,是靠颜值吃饭的,让我去做微整形,费用公司承担,还让我办了一张银行卡。”小王说,公司的人将她带到了小寨一家微整形的医院做整容,打了瘦脸针,做了下颌缘提升,共两个项目。期间,公司的人将她的身份证、手机和银行卡拿走,通过百度钱包和医美分期贷进行了贷款,一共贷了3万多元。

  “公司的人说,整形花费3万多元钱,这钱由公司承担,但需要我们先支付:公司每个月将还款的金额给我们,先由我们还款,”小王说,她的百度钱包上的2万多元的贷款,每月还款1400多元,一共分18期,而医美分期贷上分12期,每期大约1200元。

  微整形做完后休息了一个星期,小王就去上班了,还签订了合同,底薪是3000元,还有提成。工作是主播,在酷狗和95秀上播。到了6月底,本来应该是还款的时间,但公司根本没有给小王钱,“我多次询问公司一名姓田的负责人,他都是各种理由不给钱,一会儿说我时间没有播够,一会儿说礼物没有刷够。”

  20岁的小孙和小王的经历相似,她也是在这家公司应聘主播,被公司的人带到了小王做微整形的那家医院,做了个三点式微创,就花了2万元,还款还是先由自己还。小孙说,公司的人明确说,这是担心我们播了一段时间后就不播了,算是变相的对主播进行控制,“我给田总打电话,田总一会儿说没钱,一会儿又说再等等,就是不兑现。”

  后来几个主播一起一合计,才怀疑她们可能是遭遇了“套路贷”。据了解,在这家公司遭遇疑似套路贷的女孩不止这两名,还有近十名女孩都是这样。

  昨日上午,当着华商报记者的面,小王给公司的田姓负责人打电话,但无人接听。小孙和田某的电话录音中,小孙问贷款的钱什么时候给,田某也是各种推脱。

  这家公司的办公地在长安南路华城泊郡小区的一栋楼上面,租了一个套间,门口没有任何标识。华商报记者报警后,公安雁塔分局长延堡派出所的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处置。敲开门后,里面坐了4名女子,一女子称,负责人田某在外地,她什么都不知道,公司有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为广播电视节目策划、拍摄、制作等。

  华商报记者问,来应聘为什么要让女孩们去整形。这名女子说,她们这一行,靠的就是颜值,他们跟多个美容整形机构都有合作。那为什么要让女孩们贷款呢?她开始不承认,后来才说,这都是田某处理的事情,她并不知情。

  知情人说,类似女孩们这种贷款的钱,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公司和整形医院以他们此前商议的比例给分了。两个单位将招聘、整形、贷款三环节联合起来的操作经营模式,就是一种典型的商业骗局。陕西高瑾律师事务所高瑾律师说,找工作就是针对应聘者条件作出要求,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设置这种不合理的前置条件。但是这个事件中,整容就是不合理的前置条件,“应聘者跟公司签订合同的前提是,必须符合公司的‘形象要求’,进而由该公司带应聘者到指定整容医院整形,如果应聘者整形费用不够,进而需向小贷公司申请贷款。孤立来看,每个环节似乎都合法,但把三个环节联合起来看,就涉嫌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

  其实,外地已经出现过类似的事情。今年2月,小周姑娘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美容诊所做了微整形,花费了2.5万元,刚做完她就感觉自己被骗了。小周之所以去做微整形,是因为她应聘了一家公司的网络主播,公司称为了上镜效果好可以提供整形服务,并且由公司支付整形费用。然而进了美容诊所,诊所的员工就用小周的手机操作,以小周的个人名义贷款2.5万元支付整形费用。

  接到报警后,北京警方抓获了9名犯罪嫌疑人,包括这家公司的多名负责人以及美容诊所的负责人。

  昨日,西安市公安局一民警提醒说,最近一两年,网络直播造就了一批网红,网上充斥全网成名的诱惑,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一些不法人员往往利用年轻人贪图成名的心理,设置套路陷阱,从事违法犯罪行为。求职者要提高警惕,以免落入骗局。

  前一刻还是网络主播的应聘者,不料转身就背上了3万多元的债务。下学期学费还没挣到一分钱,债务倒是结结实实背在了身上,西安大学生小王的遭遇令人同情。

  事件中,整形费不用自己花一分钱,只是借用自己之名贷款,小王无意间被掉下来的馅饼砸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