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此时的标的都是资产转让标

  31日凌晨,惠州警方通过公号“平安鹅城”通报了“e速贷”案的最新情况。该通报称,广东汇融投资股份公司(“e速贷”运营方,以下简称广东汇融)法人代表简某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依法执行逮捕。

  通告内容显示:经警方查明,“e速贷”以自融、设立资金池、发虚假标的形式进行非法集资,非法吸收的资金累计达数亿元。简某及部分公司股东主要依靠私自发卖公司股份等方式吸取资金池数亿元现金。

  据了解,“e速贷”案发于5月20日,该平台负责人简慧星及总经理邓某等一众管理者共13人被警方带走,广东汇融的办公场所也在当天被警方查封。

  记者查询到,e速贷平台运营方——广东汇融创立时的注册资金仅100万元,后进行了多次股权融资。在册的股东共81名自然人,最少的投资6000元,最高的达到500万元。实际融资金额还有待警方侦查。

  有投资人代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e速贷”负责人简慧星及部分股东进行股权融资是否构成股权融资合同诈骗还有待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他们希望惠州警方在处理案件时能考虑到广大投资人的权益。

  惠州警方通报称,广东汇融除了非法吸存和放贷,基本没有合法营利收入的业务,处于长期亏损状态,公司主要依靠不停吸收新加入投资者本金的方式来维持公司运作,累计吸收的资金达数亿元。

  其中,部分资金被简某及家人私自占有并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有部分资金被简不入公司帐目私自拿走不明去向;有部分资金被挪到简某亲戚名下进行放贷收不回来;有部分资金被简用于购买高档小汽车、豪宅、写字楼等归于自己及妻子名下;还有部分资金用于偿还高额利息和股东分红。

  记者获知,惠州警方目前已查扣了广东汇融的账本资料并冻结了涉案的多个银行账号,而简慧星及有关亲属、股东的个人财产也部分被查扣,比如简慧星的陆虎汽车。

  不过,按投资人的说法,惠州警方5月31日凌晨对案情的通报与5月27日警方和投资者当面沟通的内容有出入。比如,警方当时沟通称广东汇融近6年来盈亏持平。

  据悉,警方曾于5月25日通报过一次案情,当时就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值得注意的是,此案在5月20日发生后,“e速贷”平台还在持续发标。不过此时的标的都是资产转让标,投资人想撤退,但警方已限制平台正常运营,相关资料被查扣。

  按惠州警方的通报,e速贷存在资金池、假标等嫌疑,平台负责人简慧星也存在股权融资诈骗、非法占有投资人资金等问题。

  警方并没有向投资人代表说明e速贷案因何而起。而在这件“5·20”案发生后,投资人听到的说法包括“借款人举报”版本和“阴谋论”版本。

  借款人举报版本是说,因融资大户到期不归还欠款,e速贷替投资人催收过激(据说是伤了人),于是借款人设计报复诬告;“阴谋论”版本则是,因与上层关系密切之大国企欲上e速贷平台发标融资未通过后,动用上头某官员关系对e速贷进行“整治”。

  稍早前有媒体引用“接近监管层知情人士”的话称,“ e速贷事发是因有借款人因借贷纠纷,对平台不满而举报”。

  记者调查得知,案情或另有起因。据5月27日参与警方沟通会的投资人向本报记者透露,警方称“简慧星是骗子”,利用股权融资诈骗,每次缺钱的时候就释放股权融资,几年时间公司就做大了,(公司注册资本)从100万到9250万,靠的就是股权诈骗的手法。

  企业信用信息资料显示,广东汇融自设立到被查封进行过多次股权变更,注册资本由100万元分别增加至5000万元、5500万元和目前的9250万元,共计有81名自然人股东。这些股东进行股份登记的时间分别为2013年10月9日、2014年8月19日、2015年5月26日。

  其中,第一大股东为简慧星,投资额为6642.5万元,持股比例为71.81%。并列第二大股东为丘小琼、张森英,注册投资额均为500万元,进入时间是2015年5月26日。2013年吸收了林轩、郑华等人入股,注册投资额为121万、54万元不等,最少的为6000元。

  简慧星与周世平、唐军等人的合作还不仅限于此。另据查询,红岭创投、团贷网、e速贷三家网贷平台共同出资1500万人民币创建的深圳市添金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经营咨询和广告类业务,组建网络借贷联盟网站。

  按简慧星的设想,网贷联盟是要“打造国内最大的网络借贷信息门户平台,提供全方位、权威的网贷数据,是投资人身边的网贷资讯专家,为投资人的网贷之路保驾护航”。

  没曾想,e速贷自己都“雷倒”数十万投资人,包括其合作者。记者联系到团贷网一名高管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