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中和农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

  四川中和农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查看麦子生长情况,实地了解农民贷款需求。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公布《2017年小额贷款公司行业统计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551家,实收资本为8270.33亿元,从业人数103988人,贷款余额9799.49亿元。

  近期,经济日报记者在川渝两省市调查发现,部分小贷公司在实践中找准了自身优势,探索差异化经营模式,开发了满足市场需求的金融产品,走出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普惠金融之路。

  小贷公司精准客户定位,发挥自身地缘及产品、效率等优势,与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形成互补,共同服务于实体经济

  当前,小贷公司发展面临银行业务下沉的压力和非持牌互联网金融机构对客户的争夺。“银行业务下沉,小贷就要再下沉,下到其他机构触及不到的地方。具体策略一是下沉,寻找第一手客户,也就是信用‘白户’;二是细分,针对特定行业量身定制产品;三是灵活,贴近市场需求及时调整。”四川省成都市助邦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焦阳向记者形象地比喻,“银行站着做,我们就弯下腰做;银行弯下腰做,我们就趴在地上做”。

  在客户定位上,助邦小贷客户由小微企业主、农户、个体工商户等构成,行业涵盖批发零售、制造、农、林、牧、渔等。其中,批发零售行业客户占比为67.94%,制造业客户占比27.54%,其他行业占比4.52%。

  “这类客户需求具有‘短、频、快、急’的特点,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都较难满足这类客群需求,小贷公司可以在这一市场精耕细作,发挥自身地缘及产品、效率、服务水平等优势,与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形成互补,共同服务于实体经济。”焦阳告诉记者。

  在助邦小贷采访时,记者遇到一位前来办理小额贷款的网吧经营户,他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小贷公司主要是因为这里服务好,“不需要抵押和担保,而且放款快,3天就可下来,很方便”。

  觉得小贷公司便捷的还有一些农户,大邑县安仁镇合江社区村民徐文学,2012年开始在成都大邑县小贷公司贷款发展蔬菜种植,后来种植规模越来越大,目前已经发展到了30亩,年收入7万元左右。今年他打算再扩大10亩,准备找富平小贷贷款3万元,用于土地经营权流转给付农民的土地租金。“在小贷公司支持下,我的日子越过越好了。”徐文学对记者说,“在这里借钱不仅方便,而且可以随借随还,总体算下来利息不算高”。

  “由于银行贷款往往要求抵押和担保,而这类群体绝大部分缺少可抵押的资产又难找到担保人,而且银行调查、授信过程较长,等贷款下来,商机也错过了,并不符合这类群体的需要。”大邑县富平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蒲智勇告诉记者。

  中和农信是另一家专注于农村市场的小微金融机构,源于1996年实施的“世界银行贷款秦巴山区扶贫项目”。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四川区域总经理冯克努告诉记者,在农村金融服务领域,银行及农信社是主体,但传统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还不完善,限于基础设施、人群特征等条件的限制,传统金融机构对一些的服务仍然不充分,这时小贷机构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四川省绵竹市遵道镇马跪村10组村民李德成的家曾在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化为乌有。这样的农户很难成为银行的扶助对象。在他急需资金的时候,中和农信伸出了援手。此后,他在中和农信的小额贷款支持下努力发展生产,重建家园。10年后,他已建起了年出栏1000头猪的家庭农场,又流转了200多亩地种植粮食,年收入上百万元。

  冯克努表示,商业银行单笔贷款金额一般都在5万元以上,中和农信则更专注于5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有些客户住在深山里,去一趟骑摩托车要走80公里,时间和经济成本高,银行不太愿意开展这样的业务,但我们为了树立品牌、积累客户,只要客户有需求就上门。”冯克努说。

  从专属行业定位、大数据资源等方面整合上下游客户、服务商资源,打破产业链条环节上的行业壁垒,精耕细作产业链

  在服务“小微”“三农”等群体的过程中,一些小贷公司积极面对市场需要,开发适合自身规模和业务能力的产品,深耕产业链金融,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逸购车”是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兴文科技小额贷款公司根据市场需求推出的满足购车需求的新型消费金融产品。“随着‘滴滴打车’在全国布局,成都当地很多年轻人想开滴滴,但买不起车。”兴文科技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贺渊告诉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