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小贷行业亏损面达到161% 遇洗牌期

  近日,媒体报道江阴丰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老板跑路,业内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因为大股东主业出问题而牵连小贷公司破产的,在行业内不是首例。经济下行,处在金融产业链末端的小贷公司,贷款不良率激增,甚至充当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风险挤压的接盘人。数据显示,今年2月,全国小贷行业亏损面达到16.1%,与去年12月的10%左右相比大幅扩大。

  近日,媒体报道江阴丰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老板跑路,业内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因为大股东主业出问题而牵连小贷公司破产的,在行业内不是首例。经济下行,处在金融产业链末端的小贷公司,贷款不良率激增,甚至充当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风险挤压的接盘人。数据显示,今年2月,全国小贷行业亏损面达到16.1%,与去年12月的10%左右相比大幅扩大。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江阴丰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老板任标及其妻子郑群群在今年1月份已经跑路,目前去向不详,而任标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有涉及近1亿的银行贷款尚未归还。

  《金证券》记者就此事分别致电无锡金融办和江阴金融办,工作人员皆回应称不清楚情况。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虽然媒体把任标的出逃称为小贷老板跑路,但也指出丰源小贷从银行借来的3000万已如期兑付,未清偿的1亿属于任标所有的另一家公司,所以不能笼统地说出问题的是小贷公司。

  南京市雨花台区金东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嵇少峰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小贷公司出现危机一般有两大原因,一是系统风险,像丰源小贷那样,大股东主业出现问题,小贷公司面临灭顶之灾。二是小贷公司管理水平及风控体系有缺陷,公司管理架构及人员的专业性不够,对所选的贷款对象没做好尽职调查。嵇少峰说,像生态链一样,小贷公司本身就处在金融产业链的末端,具有天生的高风险性。对小贷公司的评价不应过于苛刻,其本质就是民营企业,经济下行,民企面临优胜劣汰,小贷公司同样面临洗牌。

  南京市小贷行业协会副会长何勇接受《金证券》采访时称,小贷公司不像银行那样能够吸储,虽然还可以向银行融资,但是规模有限,借出去的钱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股东的自有资金,所以即使出现危机,也不会对社会造成冲击。

  经济下行,小贷公司对当前形势普遍表示焦虑,嵇少峰曾撰文称:“特别是2013年以来,随着全国性经济增速放缓,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普遍上升,而作为金融行业产业链末端的小额贷款公司,更是充当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风险挤压的接盘人,逾期率、损失率迅速上升,许多地区的小贷公司纷纷停业或处于只收不贷的半停业状态,行业生存状况严重恶化。”

  目前,小贷公司对放贷更加小心谨慎,加强风险把控成为行业共识。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小贷公司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亿元,而2012、2013年同期新增贷款分别为531亿元、434亿元,呈逐年下降的态势。嵇少峰对《金证券》记者表示,金东小贷目前没有一笔坏账,在行业内较少见,但是经济继续下行,也面临较大压力。为了控制风险,该公司设置了一个专门的调查模式。“我们考察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财务报表反而不是判断依据。”对每一个客户的调查最终都会形成10页-15页的报告,内容涉及企业的经营基本面、发展历史、所处行业情况、资产积累、全国小贷行业亏损面达到161% 遇洗牌期实际控制人的能力等四十多项。

  嵇少峰强调,江苏省对小贷公司的风险管控颇为严格,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所以破产的小贷公司并没有多少。

  央行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三月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增至8127家,其中江苏省小额贷款公司数量为607家,位居首位。一个月前,江苏省金融办银行一处处长钱东平曾对媒体表示,目前江苏省评级A级以上小贷公司约260家,而不良率超过50%的小贷公司均已陆续停业整顿,这一比例在5%到8%之间。□金证券记者 储伟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