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油重镇吉林桦甸市:资源依旧在 多家企

  “不都黄了吗?”在吉林省桦甸市,提起页岩油企业,常会被略知情况的当地人如此反问。

  桦甸市因地下贮藏着金、银、铜等十几种有色金属而被誉为“北国金城”,在区域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页岩油行业的发展曾被视为支柱产业之一,各路资本纷纷入局准备“捞金”。但如今,油页岩资源没能为桦甸市送上“黄金”,区域内的油页岩开发企业“黄了”却是现实。

  桦甸地区的油页岩含油量居全国之首,而油页岩被重视不得不提及大洋彼岸的美国——几年前,“页岩油革命”不仅使美国摆脱对原油的依赖,还让一众企业家赚得盆满钵满。但同样寻找替代能源的中国,页岩油市场价格受到原油价格影响大起大落,留下一群彷徨的从业者和受伤的资本。为此,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桦甸市及相关企业,以求还原其中经历。

  “我们厨师都放假了,不然我就请你吃饭了。”时值正午,李清(化名)和正要离开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他身后,是已经停工一年多的工厂。

  李清所在的公司是世界500强之一的山东能源集团的旗下子公司龙口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矿集团),山东能源集团由山东省国资委直接控制,龙矿集团被认为是唯一可实施海下采煤的企业。

  山东国资的煤企为什么会来桦甸做起页岩油的生意?这还要从煤炭周期说起。页岩油重镇吉林桦甸市:资源依旧在 多家企业“黄2012年,正值煤炭行业低谷,龙矿集团的煤炭业务下行压力大,急需新的“造血”业务。

  而2012年页岩油市场行情节节攀升,“1吨6000元吧,市场非常好。”李清回忆道。利益驱动下,龙矿集团以超过5亿元从自然人手中收购了丰泰油页岩80%股权(彼时丰泰油页岩还叫桦甸市丰泰油页岩有限公司),还着手进行矿井技术改造,采用机械化采矿技术将产能大幅提升,以保证炼油厂能饱和生产。

  油页岩资源是桦甸市的一宝,以含油率高著称。桦甸市的油页岩含油率居全国首位,加权平均含油率为10.81%,最高值可达21.56%,储量总价值达292亿元。而我国油页岩矿的含油率一般大于5%,多在6%左右。

  李清回忆道,龙矿集团摩拳擦掌,本想在页岩油领域大干一场,“我们集团来了也想做大,把这当做一个吉林省开发(油页岩)的桥头堡。”

  但好景不长,技术改造还没有完成,页岩油市场价格从2014年起便一蹶不振。“我们当时油罐里还有油,就是想等油价好的时候卖个好价钱。”李清向记者说道,市场行情自2014年中期后再未现预期回升,这才意识到行业“变天了”,“我们来了以后,就跟打仗一样,刚摆开阵势,还没开打呢,就……”

  行情下行后,丰泰油页岩先是短暂停产。2015年内,在桦甸市政府的“帮扶举措”下,丰泰油页岩曾复工生产,决心停产是在2016年。“2016年,生产也停了,技术改造也停了,给当地工人进行分流补偿。”李清说,丰泰油页岩当时规模在500人左右,当地工人占400人左右。

  好在煤炭行业周期正处高位,可以多多少少弥补些丰泰油页岩的控股股东龙矿集团在油页岩领域的亏损。“目前就是留守,井下得抽水,否则地下水就把巷道淹没了,时间长了有冒顶(风险),(所以)该支撑的要支撑,该维护的要维护。”李清表示。

  “我们现在密切关注市场油价,一旦市场恢复,我们有个测算点,一旦超过这个点,我们就马上复工 。”李清说。

  靠山吃山,桦甸市丰富的矿产资源聚集了一批油页岩开发及综合利用企业。李清所在的丰泰油页岩是桦甸地区内第二大油页岩开发企业,而辽宁成大600739)(600739,SH)全资持有的成大弘晟较丰泰油页岩的规模大3~4倍,“我们这边什么情况,他们就什么情况,他们只不过比我们多了一个上市(平台)”。

  李清认为,上市平台的资金相对更具流动性,“那两年油价好,股价好,他们通过上市(平台)资金回笼就差不多了。”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的K线图,辽宁成大公告披露增资成大弘晟(2008年3月17日)当天,辽宁成大开盘价格32.63元/股,收盘价格29.75元/股,辽宁成大公告披露成大弘晟停业(2015年5月26日),辽宁成大开盘价格35.79 元/股,收盘价格36元/股。

  但即使在行情好的情况下,成大弘晟正式投产后也一直未能扭转亏损,前期的大投入尚未等到“收获期”。而巨大投入也曾“吓跑”投资者。在成大弘晟被纳入上市公司之前,还有个“东家”名为阜新弘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新弘发)。

  记者近日致电阜新弘发母公司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阜新矿业),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曾有过一个页岩油方面的业务部,但解体已有五六年。据该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有集团在“去产能”的要求下,以盈利能力为标准进行人员精。

 

相关文章